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代表世城第三百六十九章何方妖孽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9-17

世城 第三百六十九章 何方妖孽

“老鹊啊,太阳看样子还没爬到中天,时间还早着哪,你也省省力气,飞慢点儿吧!

主要是,感觉里,本王被冻得不行不行的啦!”

越往西北方向飞,赵淑杰越发感受到冰风的刺骨,钻肉,而放眼远望,前方天际交接处的地表已经出现平整、灰秃秃的荒野,完全不见了刚才的沼泽地中溪流、草绿,他有点儿冷得颤抖了,于是赶紧吩咐仙鹊。

“少主忍住啊,回城后就有暖和地方啦!”

仙鹊回头瞅一眼被冻得整个上身皮肉都紫红色彩了的自己的少主,眼神里现出三分心疼,叮嘱。

而接下去,当西北方向的寒风更加刺骨无情了,如同寒刀一样吹割的时候,仙鹊头顶的长灵毛左右摇摆两下,从它的身中又一次向身外膨胀出一颗纯黑色的鹊丹,渐渐地将自己少主的身躯给吞并进黑丹里,它自己露着尖圆的头部奋勇向前,大翅外露一半猛挥着,纯蓝色的羽毛迎风翻扬着,之后一气冲驰而去,使自己的少主在黑丹里暖暖和和享受着。

赵淑杰这时候可美了,身下是仙鹊热乎乎的体温,身外是密不透风的丹壁包围,他渐渐地全身都舒服起来,最后惬意之下一头歪倒在仙鹊的身顶四肢舒展开呼呼大睡起来。

“少主昨晚在不月主的禁界里战了一夜,他一定是困极啦!”

仙鹊感觉到自己身顶少主的大动作,非常同情地联想,并未做声。

而又过了一会儿,距离阵王城越来越近了,西北方向的天寒更要命,仙鹊便索性将体内膨胀出的黑丹胀得更大一些,使把自己的羽翅连同尾部也都吞了进去,但仍是留着一只尖圆的头部在外面,向前看路。

就这样,它片刻都不停歇。在夕阳西斜的时候飞到了阵王城南几里远的半空处,而抬头一眼便可以望见高大的南城门上方蓝紫色的谷人灯灯束高燃向天,如旧。

“啊,那是什么东西?像个黑月亮一般!”

“哇。轻飘飘的,直接朝着王城飞来!”

“赶紧去禀报谷长大人!”

……

在仙鹊纯蓝色的头部前伸,顶着头上纯蓝色的灵毛甩动,到达距离阵王城一两千米远了的时候,四四方方的阵王城外“S”形弯路上认真巡护着的谷人们就已经将其发现。却是根本没还说:“我知道你在东北很火把它认出来,纷纷诧异至极,好像都是平生里第一次遇见这样的黑乎乎怪物。

“哎呀,它向着王城飞得越来越近,眼瞅着就有几百米之远啦!咱们得想办法阻止它!”

“等等吧,谷长应该很快就到啦!”

……

南城门外的上空里转眼之间聚集了数十名蓝肤、蓝发的谷人,其纷纷挥摆着肩披的全黑色宽大腐袍,忽而使得腐袍蓝光亮闪一下,给城内的谷人们以警戒的信号,其一边焦急地议论。

“来者是何方妖孽?”

突然间。一声响彻半城上下的呐喊从阵王城南城拜仙路上空传出来,传到了仙鹊的耳中。

立刻,跟随而至的所有谷人都听出了刚才这一声呐喊出自谷长之口。

仙鹊随着黑色鹊丹轻飘飘地继续向着王城靠近的同时,它一头的惊诧,尖圆的脑袋高扬起来,蛋黄色眼眸侧转一下,看见南城上空里红发谷长威武霸气地率领一大群蓝肤谷人浩浩荡荡地朝自己迎来。且,谷长的那声呐喊出了口,谷人们嘴巴周围浓密的胡须都愤愤地吹动起,嘴角争相极力上撇着。做出一副副凶巴巴的样子给它看。

“谷长老乡,别来无恙!你我同在仙人谷居住多年,难道你连老鹊的模样都认不出了吗?”

仙鹊这时候禁不住一阵阵紧张,紧张不堪地连忙开启尖长的嘴巴。发出荒老而短脆的叫声朝南城上空。

“它说它是老鹊!”

这会儿,很快飞到了南城门上空的谷长身旁一个像是新来的绿毛儿小子大胆地挤出谷人人群,挤到了红发谷长跟前十分惊讶地感叹。

“啪!”

“谷长大人耳朵又不聋,用得着你多嘴?”

满头绿发的新来谷人叹声刚没,就忽然间被红发谷长另侧一个似乎也是刚来的蓝色垂肩头发的蓝面谷人一个大巴掌狠狠地拍在头顶,给拍回后方人群里去。同时垂肩蓝发的他一嘴叫骂。

“假冒的!”

忽然,在垂肩蓝发的那个谷人刚刚骂羊奶粉和牛奶粉分别约为22:78和18:82。”杜慧珍介绍完,身子由红发谷长面前抽身回去的一霎,刚才挨了打的那个绿毛儿小子又是勇敢百分地从人群里挤出脑袋来,朝着城南近空里一身黑漆漆的只露着纯蓝色脑袋的仙鹊叫嚣。

“你……”

垂肩蓝发的新来谷人禁不住激动万分,迅速再次移身到谷长身前欲出手袭击的同时大喊出一个字。

“谷厉!”

突然间,谷长身不斜,目不移,红色的浓密胡须蓬松一下子,吼出两个有力的字叫止。

马上,谷长左侧的绿毛儿小子更加来劲儿地浮飞到和谷长并齐,腰板儿挺直,眼朝前方,一脸坚毅。

谷长右旁那个一身硬气的被称为谷厉的家伙只得老老实实地闭嘴。

“谷长老乡,你,你再仔细瞧瞧,我就是,就是那只与您碰过面的老鹊呀!”

这会儿,仙鹊内心更加愁楚了,苦口婆心地解释。

“你再认真回想一下,当年老鹊我亲见你带着众弟兄被赵寨主赶下了仙人谷,去苦练稀世奇术!那时候老乡你还很小,大约二十年前,而我背上驮着赵寨主……”

仙鹊害怕谷长依然不认得它,所以更加详细地追诉。

“你描述得倒是不假,但当年那件事情恐怕现在天下人都已知悉。可那只真正的仙鹊带领着成千上万只五颜六色的飞鸟,最重要的是那只神鹊全身墨黑色羽毛,哪像你这样满身肥黑如球、倒一头纯蓝的杂种!”

骤然间,好不容易才不那么冲动了的谷长右侧的谷厉也回想着当年,却更加挑剔起仙鹊言语中的瑕疵。

“还,还有最关键的!当年那只老鹊跟了赵寨主多年,却是多年里一直都一言不发的,起码在我记事的数年中那样,怎么会和你这只满嘴妖话的家伙一样?”

猛然间,那个绿毛儿小子又插语了。(未完待续。)xh:.126.81.50



宝宝受凉腹泻怎么办
铜川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无锡什么医院治牛皮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