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代表猎天神魔第二百二十九章结在局前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9-17

猎天神魔 第二百二十九章 结在局前

天色渐暗了,千树抬头看了看窗,今天的傍晚似乎比平时早一些。

千树还有闲情看天色,虚灵却正急得满头青包,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正到关键时候,千树的黑子死死咬住他的一片白子不放,若再不能有效防守反击,恐怕这盘又要输了。

白梅生怕走动带风,轻轻护着烛火,将烛台放在桌边,棋盘上顿时一亮,千树拍可以才的经验末尾加上参考资料的链接了拍白梅放在他肩膀上的手,不无担忧道:“一年了,也不知一直破坏天岚学院封闭法印的家伙是谁!难得他有这份坚持,若换了别人,怕是早就放弃了……”

虚灵点了点头道:“应该是有高人指点,后来三个月的破坏程度,比得上之前九个月的破坏力度,难道有什么大人物在外坐阵?”

千树想了想,举棋在空中,一步绝杀早就看好了位置,落子时却下在了别处。

虚灵生怕千树反悔,飞快落子。

这样一来,就算千树想要悔棋,也由不得他了,毕竟人家下一步棋已经落定!

虚灵见有机可乘,忙抓住破绽,长驱直入,绝地反击,局面很快得到了扭转,这下轮到千树头疼了。

“怕是要有战帝级别的水准……”

虚灵正得意,随口道:“区区一个战帝,老头子还真没放在眼里……”

千树立刻无语,战帝他都不放在眼里!

那可是战帝!

从战尊到战圣,战王,然后才是战帝;仅次于战皇,战神级的强大存在!

有人可能要问了,那七妖众最强的谢天现在什么级别?

没有级别!

要成为战尊,首先要突破最基础的“筑基境、化气境、化神境、还虚境和合道境之后,到达法无定法,道合自然的境界,又能在某一专属领域和技能领域有所建树,方有资格登记战位。”一般等级以后,还要经过考核,通常从获得‘战尊’尊号开始,修行才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登堂入室。再依次往上到最高级的战神,共分为六个阶段。

每个阶段的实力相差可以用天壤之别来形容!也就是说,一个战尊是绝对不敢和战圣叫嚣的!而且实力相差很大,在理论上来说,战尊绝对没有逆袭的可能!否则,修行世界指定如此森严的等阶,岂不是多此一举?

通俗点讲,战尊的实力,大概就是剑岚仙山次峰峰主的修为水准。

获得尊号之前谁叼你是哪根葱,可有了尊号认证并颁发的尊衔星芒,就完全不一样了!

尊号是修行世界公认的最具权威的认证,修行者的身价行情水涨船高,无论走到哪里,总是会备受礼遇,高迎远送。但获得尊号的难度也有目共睹,想要浑水摸鱼,走后门,统统都别想,生死阵里可没有弄虚作假,除非是自己花钱找死,那谁也拦不住!

说到底,七妖众比天岚学院弟子们修行速度要快很多,已经快要突破合道境,而大部分学院弟子的水平还大致在化气境和还虚境之间的化神境上下徘徊,只一年时间,大家便突破了筑基和化气境,一年,完成了他们大多数人一生的梦想……更令人振奋的是,他们对自己的处境和修行水准很不满意,一个个嗷嗷叫地想要更进一步!

没办法,七妖这帮怪胎实在是太气人了,没日没夜地比技法比战斗比修行,什么都比!用南宫玉树的话说,就算再笨的鸟,只是看也能看到突破了吧?

在这种氛围下,懒惰的土壤简直无处可藏,再说,也没人生来就喜欢被人用铁锹g在p股后面戳着……

知耻而后勇……说的大概就是这个事!

“就算是不放在眼里,也要早早做准备啊!法印破坏已是早晚的事,接下来,你怎么打算的?”

虚灵扳回劣势,心情大好,笑道:“此事不在你我,我想谢天早就打算好了!”

千树笑道:“真不知这小子的脑袋是怎么长的……”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真希望谢天观棋,为他支招。

正说着,门外道:“这个事,弟子也说不明白,大概就是自由生长吧……”

虚灵笑道:“说曹c曹c就到!”

千树道:“你小子耳朵真灵!”

谢天推门而入,手里攥着几个果子,笑道:“今天摘了几个果子,味道挺好,弟子专程拿过来孝敬三位……”

白梅笑道:“你谢天的果子可没有白吃的,我们都快吃不起了!”

谢天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笑道:“可不是吗?您三位忠厚长者,每次吃完都不白吃我的,非要教我这教我那,我也不能驳了您三位的好意……”

千树笑着摇摇头道:“就你嘴巧,得了便宜卖乖……来来来,替我看看这局,哎呀,年纪大了,不能长时间看着棋盘,眼睛熬得难受……”

白梅笑而不语,转身去洗果子。

谢天双手背抄,弯腰趴在棋盘上,低声道:“一卒引来千军万马,却不知此卒有没有一夫当关的本事……我看挺玄,不如您认输吧!”

千树笑道:“认输谁不会,那还让你看什么?”

虚灵只留了一颗棋子,其余的都投进盒内,笑道:“我只用此一卒,多下一个子,算我输!”

谢天冷不丁将千树的棋盒抱在怀里,赖笑道:“如此便是想输也输不了了!”

虚灵顺着谢天手指的位置看去,可不是吗,谢天这子一落,白棋立刻盘活!

再想要将对手困死,已不是一两子的事了。无奈大话已经放出去了,总不能出尔反尔。

虚灵索性将棋子攥在手里,笑道:“此子不落,便无输赢……”

谢天笑道:“你便不落,断你粮草辎重,围也围死你的先锋大军!”

虚灵再看,可不是吗?

先锋大军早已被谢天那一子困于绝地……

千树忙跑过来,拍手笑道:“精妙呀!不错,不错,像我千树教出来的!青出于蓝嘛!”

虚灵叹道:“你们一老一小耍诈!”

谢天忙问:“您中盘固守已然不易,能撑到这个时候,很了不起了!”

虚灵一愣,反问道:“这你也能看得出?”

谢天道:“大盘已然有颓势,回天乏术!即便是放你先锋大军进来,由于棉价持续走高终究还是要被围死,千树老师若不是中间失误,这局早就结束了!”

二人相视一笑,道:“如此说来,法印若破,你也早有打算了?”

谢天道:“不是打算,而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千树道:“你若想固守学院,以此为桥头堡,要做的准备还很多!”

虚灵不语,看来,谢天是打定主意要与天岚学院共存亡,至于后路啥的,他压根就没考虑!

谢天道:“离开学院,我们这么多人,先不说安全与否,就连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说白了,离开学院,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若以学院为基础,深挖d,广积粮,或许还能坚持到转机。外面的世界早已乱糟糟,四大宗门一定损失惨重,想要找个容身之所,就更加不易了!”

千树不解,道:“你和我们一样,被困在天岚学院,没有任何消息和情报来源,你怎么判断出四大宗门落败呢?”

谢天道:“最近封闭法印破坏速度加快,说明幽冥城加大了对天岚学院的进攻,若非正面战场大局已定,他们哪有闲暇来理会一个小小的天岚学院呢?由此判断,四大宗门此役一定元气大伤。要不然,也不会放任封闭法印被攻击,不管不顾,天岚学院就是四大宗门的脸面,人只有在困境时,才顾不了面子,终究还是保命要紧啊!四大宗门太过轻敌,所以,败局在开始时便已注定!”

虚灵也有些好奇道:“你又是如何断定失利由四大宗门轻敌所致?”

谢天道:“从院首离开天岚学院,除了关系亲近和后台过硬的弟子外,一人一物都没带走就能断定,他们对幽冥城的宣战是报以轻敌的态度。他们坚信,也相信预测的结果。原想很快就能重返天岚学院,却不料战局不利,再想要回来已是幻想。”

千树道:“有点道理,可是,还有点牵强……”

谢天道:“那是你们不了解蒙括的为人,他才舍不得把自己置办的家底白白仍在学院。他不带走自己的私产,说明他不久还会回来,只可惜,就算现在回来也没用咯……”

千树道:“你怎么知道他有私产?”

谢天笑道:“学院上下还有南宫玉树找不到的灵石和宝贝吗?那笔数目庞大的灵石,这会都快被我们把灵气给榨光了……还别说,配合着伏羲印轮阵和纳水之术,效果好得很呐!”

虚灵笑着摇摇头道:“我说你们这帮家伙怎么一天一个样,感情是有这么个宝贝疙瘩撑着……”

谢天吐吐舌头道:“不光我们,全院弟子都有份……包括您三位的那份,我也早就藏好了!”

千树白了谢天一眼道:“我们三个要那些劳什子的东西有什么用?”

谢天道:“灵石可能没什么用,可有几件东西,你们可能会感兴趣……”



泰安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孩子积食发烧怎么办
宝宝受凉了吃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