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当代天师章假大师遇真强人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当代天师 112章 假大师遇真强人

陈自默稍稍犹豫后,把门打开一尺多宽,只见门外除了上次上前敲门询问的青年之外,还有一名穿着深灰色唐装,手里把玩着一串珠子,身材肥胖个头不高的中年男子,看模样四十岁上下,但梳着背头型的头花白,肤色白净,眼睛小而圆,下巴上留着明显认真修饰过的胡须,他面带笑容,给人格外圆滑世故的感觉。八一中文≈≠=.=8=1≥Z≠≥.≈C≤O≥M≈

台阶下方,还有两名神情阴鸷,穿着黑色西装,看起来格外剽悍的青年男子。

“又是你,上次不是说了,别来家里找他了吗?”陈自默刻意流露出不耐烦的神情,板着脸没好气地说道:“他不在!”说着话,陈自默作势就要关门。

这一刻,他清晰感觉到了肥胖低矮男子身上,散出的术士气息。

“哎!”肥胖男子伸手推门。

看似随意的动作,力道确实极大,陈自默反应不及,受力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了两步。

大门开了。

肥胖男子当先跨步走了进来,一边像是来到自己家似的往里面走,一边微笑着说道:“他不在家也不要紧,我有时间,可以在家里等他回来,喏,天黑之前他肯定会回来的。”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陈自默大步追上去就要拉扯胖子。

紧跟着进来的三名青年中,一人伸手用力抓住了陈自默的肩膀,恶狠狠地说道:“老实点儿!”

肥胖男子头也未回,一边打量着四合院里的环境,一边说道:“小伙子,对待客人要有礼貌,无礼的话会吃苦头的……唔,你家这建筑格局还不错嘛,有品位!”

几乎是被抓着肩膀挟持了的陈自默,故作出无力反抗和害怕的模样,一边身不由己地跟着往后院走去。

一名青年快步走到了最前面,到正堂屋门口掀开竹帘。

肥胖男子走进堂屋,径直到堂桌左侧的太师椅旁坐下,表情和蔼地看着陈自默,道:“小伙子,我刚才不是对你说了吗,待客要有礼貌,去,沏茶。”

抓着陈自默肩膀的青年男子,推搡了他一下:“给徐大师沏茶!”

“好,好,您稍等……”陈自默面露惧色和一丝讨好的神情,到旁边茶几下拿了茶叶和茶具,茶几旁边有暖壶,热水是现成的,他一边沏茶一边试探着问道:“徐大师,您,您找我爹他,有什么事吗?他平时很少回家的,您来之前,怎么不先给他打个?”

“我不认识你爹……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少过问。”徐大师靠着椅背,眯着眼做养神状,左手轻缓地揉搓着手串。

陈自默端着沏好茶的茶壶和茶杯走到堂桌前,往杯子里倒茶时,徐大师眯着眼的眼睛半睁开,打量着陈自默,微笑道:“你是叫陈自默吧?既然你爹还没回来,我先问问你……这些年陈金蹲在大牢里,你独自在家,有没有见到过一样东西。”

“什么?”陈自默面露疑惑,心,却猛地一紧。

“一本书。”徐大师再次闭上眼睛,好似在自言自语,一边还抬起双手比划着大小,说道:“很大的那种,大概有这么厚,卷起来的,有轴,唔,就像是以前那种卷在一起的画……”

陈自默歪着头,做冥思苦想状。

心里,却愈紧张——该来的,还是来了!这个姓徐的术士,果然是奔着卷轴来的。

不过这所谓的“大师”称号,陈自默禁不住心生冷笑和鄙夷。虽然自己小心起见,为了防止被术士现自己体内有本元,所以将本元倾泻一空,但有了观内境和分体境初期水准的他,六识极为敏锐,尤其体内经脉、各器官通透溜滑,对五行元气、本元、灵气之类,更是敏锐到精确的水平,所以从街门口到现在,如此短的时间,陈自默仅凭“徐大师”身上散出的术士气息,就在脑海中快推演出来他的修为。

最高铸炉境圆满!

也就是说,在术法修行方面,他还未登堂入室!

还“徐大师”?

简直创新的概念挑战传统男性香水是个徐笑话……陈自默心生鄙夷,但表情还是装作很畏惧的样子,并习惯性地未雨绸缪着:“万一“徐大师”,要挟持我威胁父亲,该如何是好?”

单纯斗法的话,只要有充分准备的时间,那么纵然是伤势还未痊愈,已经有了斗法经历的陈自默,也无惧“徐大师”。

可现在这般情况,谁会给你机会去做斗法的准备?

单纯动手,以武力对抗……

看看徐“徐大师”身旁这三位,那模样英俊帅气的青年虽然始终面带笑容,但气息沉凝浑厚,绝对是练家子。另外两位面容冷峻穿西装的家伙,也都格外剽悍。

陈自默觉得自己只要有一丁点儿让他们感觉危险的动作,下一秒就会被他们干倒在地。

还是等父亲和白叔他们回来吧。以白启林的身手,莫说是这几个人,再来十几个如那气息沉凝浑厚的青年,也别想在白纵然进藏旅程艰难万阻启林的手底下沾到半点便宜。

想到这里,陈自默心里却格外别扭。

那天和父亲吵完之后,他一直都在琢磨着,以后不再花父亲一分钱,自己出去勤工俭学。生活中有什么事,也尽可能自己解决,而不是让他帮忙——当初自己还年幼,和干爷爷相依为命,一分钱掰成两半花,苦是苦了些,不也过来了么?

更不要说,如今已经长大了!

生活上独立了,在父亲面前,说话的底气就会更足!

徐大师等了半天,没听到陈自默的回应,睁开眼睛看了眼少正在冥思苦想的陈自默,道:“说啊,有没有见过?”

“没有。”陈自默赶紧恭恭敬敬地回答:“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有这样东西,当初警察把我爹抓走时,在家里到处都搜查了一遍。后来判了刑,又有法院的人和警察一起来,把家里除了家具之外,值钱的东西都给搬走了,或许,您说的那东西,被警察拿走了吧?”

“唔。”徐大师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失望之色,又阖上了眼睛。

没有人再说话。

堂屋里安安静静的,陈自默手足无措地站在堂桌前,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

忽然,做闭目养神状的徐大师睁开了眼睛,唇角微掀,露出一抹自信而又希冀的笑容,道:“于兵,我们想要拜访的陈先生回来了,待会儿如果他不老实,就好好招待。”

“大师放心。”青年的神情也颇为自信和轻松,道:“这种混出点儿名气的地痞流氓,寻常人肯定会忌惮害怕,但遇到我们,尤其是徐大师您,那就是蝼蚁一样的存在,我们想让他活他就活,想让他死,他就得死……总之,一切都听您的。”

“你小子手脚功夫好,嘴皮子招人待见。”徐大师乐呵呵地点头,目光透过竹帘的缝隙,隐约看到有两人出现在了后院的圆门口。

随即,徐大师迅坐直了身体,双眸中流露出一抹恐慌。

于兵和另外两人见状,当即警惕起来,其中一名西装男子,更是扭过身面对门口,把手伸到了后腰处。

看到徐大师神情间的突然变化,陈自默心中暗暗冷笑——他当然明白,为什么之前还自信满满的徐大师,此刻却高度紧张,甚至,眼神中还透着惊惧之色——此刻,从圆门口走入后院的陈金和白启林二人,一个天生具有雄浑到可怕的本元之力,更兼枭雄气质;另一个,以武入道,罡气溢于表而不散,身不染尘……

这样的人物,岂是他“徐大师”这号术法修为都没登堂入室的术士,能随意招惹的?

正自幸灾乐祸时,陈自默眼角余光骇然现,那名转过身警惕注视门外的男子,伸到后腰处的手,撩开了一摆,然后攥住了插在后腰处的一把……枪!

这些人,竟然带着枪来的?!

陈自默惊恐万分,这次,是真的紧张害怕了——再厉害的高手,也扛不住子弹啊!

门外。

快要走到堂屋门前的台阶时,白启林脚步略快些走在了腿脚不便的陈金前面,然后抬手掀门帘,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屋内剑拔弩张的三名青年,和那坐在堂桌左侧太师椅上的胖子,神情间没有丝毫变化,甚至,好像压根儿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便扭头微微躬身,神态恭敬的模样,陈金一瘸一拐地踏步进入堂屋。

他微微皱眉,一边往堂桌旁走去,一边看着陈自默,道:“他们是谁?”

“找你的。”站在堂桌正对面一米开外的陈自默撇嘴说道。

陈金看了眼那个胖子,又看了看堂桌靠近胖子一侧摆着的茶杯和茶壶,有袅袅报道:欧洲四大机构正制定财政联盟创建计划热气冒出。

此刻,徐大师已经强压下心头慌与各个乡镇的特色能很好的结合在一起乱,神色恢复了平静,眯眼看着陈金,露出一抹冷笑,但他眼角的余光,却极为警惕地关注着那个掀门帘,随后才走入屋内,静静站在了门侧的白启林。

徐大师干咳一声,正色道:“你,就是陈金吧?”

陈金没有理会他,走到堂桌右侧的太师椅旁坐下,微笑着对儿子说道:“自默,给我也倒杯茶喝。”

服用左甲状腺素钠片
武汉专治白癜风医院
碧凯保妇康栓几天一疗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