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代表九玄邪尊第八十七章炼制淬筋丹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9-17

九玄邪尊 第八十七章 炼制淬筋丹

第八十七章

楚南被两团馒头撞的昏头昏脑,听到这声音在自己耳边炸起,差diǎn将他耳膜给撕裂。

楚南不禁一个趔趄往后退了两步,定睛一看。

这才发现迎面走来的竟是一群女修者,这些修者都是身着粉色统一服饰,想来应该是某个门派的弟子。

只是一个门派如此多女修者结伴而行,没有一个男修者,当真是罕见。

原标题:成都警方打掉一制贩毒团伙抓获4名犯罪嫌疑亾

这群女修当中,一个面目清秀,看似约莫豆蔻年华的少女,正瞪大了水灵眼睛,捂着胸口对自己怒目而视。

楚南将目光从她右边的酥胸移开,落在这女子胸口左侧的馒头上。

楚南讶然了,这标志乃是一朵粉色莲花,出水青莲绽放着。

他脑海里极速闪过一个门派——玉叶楼。

众所周知,玉叶楼也正是修仙七大门派之一,专门招收有潜质的女修者。

因为整个门派上下,无一名男修者。因此而鼎负盛名。

今天这是怎么了?

七大修仙势力——落枫门,赤炎谷,玄光阁,玉叶楼,血煞门,炼魂崖以及苍云派。

这七个势力乃是风月大陆最巅峰的存在,坐落在风月大陆各个角落,震慑一方。

除了玄光阁外。其余六个门派都离此刻甚是遥远。

平日里这七大门派修者都罕见,今日怎么一个个全都冒出来,不远千里聚于玉阳城。

他们到底是为何而来?

胡思乱想下,楚南竟一时间呆愣在原地,一言不发。

“喂,”那女子有些不满楚南撞了人还装糊涂这副表情,跺着脚瞪着楚南:“你是怎么回事,有没有长眼睛啊,踩到了人不知道道歉啊!”

楚南从沉思中回过神。

一看她这兴师问罪的模样,是个大xiǎo姐脾气。再看周围女弟子对她恭敬有加,想必是这玉叶楼颇有身份的人。

“这位道友,我刚才有些走神,仓促之下才不xiǎo心撞到道友,还请多多包涵。”楚南微微一笑,往后退出两步,侧过身替这些女子让开道路。

没必要为了这diǎnxiǎo事多做计较。

不过还好,这女子虽然有些大xiǎo姐脾气,但还算讲道理,没有过多为难楚南。

“哼,”女子哼了声,在众女修拥簇下走上了楼。

楚南忍不住往楼上多看了几眼,这才走出藏宝阁。

废了五个时辰,楚南在玉阳城各大灵材铺转了个遍,终于将炼制淬他在棚内搭出北欧式木屋、空运3千朵棉花营造歌曲中温暖、热情守护的意象体丹所需要的材料全部都准备足够,下一步便是去炼药房试着炼制了。

炼药房不好找,毕竟大陆上炼药师虽然是个极为高贵,也消耗巨大的职业。

丹药品阶越往上,虽然效用越发显著,甚至到了五品,六品的品阶,那些丹药的效用甚至可以堪称逆天,但炼制的成本也就水涨船高。

若是炼制一品丹药还好,越往上去,比如四品丹药,单单是所需要材料的价格,便是成千上百的二品灵石。

而且,这还是炼制一次所耗费的材料。

一般的炼药师,炼制四品丹药成功的几率,百分之一二便是很大的气运。

若是机缘不加,或者説操控火势和经验技巧不纯熟,一千次也未必成功一次。

由此可见丹药的珍贵性!

当然,一品二品的初级丹药,就没那么夸张了。

不过还好,玉阳城毕竟是修士们的聚集地,大陆上的强者十有七八都云聚于此,自然有炼药房的存在。

楚南辗转一路打听之下,最后才到达一个名为——炼灵殿的炼药房。

打听了下价格,楚南又是心惊。

租用初级的炼药房便要三块灵石一次,而且是恕不还价。

楚南没辙,只好咬牙掏出三块一品灵石递给他,租用到一个初级炼药房。

所谓初级炼药房,便是一个个**的密闭xiǎo房间,每个房间里都摆放着一个药鼎。

楚南租用的初级炼药房里的药鼎,自然也不是很好。至少比之云仙道人炼药房里的铜鼎差的多。

只可惜,当日自己神智不清,也没想着顺走几个铜鼎,否则自己随便找个地方便能炼制,又何必花这种冤枉钱。

有的修者自知自己在修炼道路上走不远,便把目标转向炼药师,一旦达到高等阶的炼药师,那可是比修者高贵的多的存在,受万千敬仰的!

所以他们便费尽千辛万苦,将灵器打造成药鼎,这样效果更佳。

比如説云仙道人便是典型的例子。

虽然修为仅仅是先天之境,但凭借着自己一身超高的炼丹本领,竟跟九冥城主平起平坐。

进入房间后,光线立刻变得昏暗起来。

墙壁上幽绿火把光,把整个房间染成一片幽绿,显得格外诡异。

楚南从后彻底将炼药房封闭死,不允许一diǎndiǎn的空气流通进来。

因为炼药用的火并不同一般的火焰,而是利用火麒兽尸身榨出来的尸油,这种兽油并不需要氧气的助燃。

楚南看了看满堆的材料,又看了看瘪下去的灵石袋,忍不住苦笑出声。

方才他破釜沉舟,将所有的灵石都换成了材料。

如果这一次不成功的话,楚南就彻底黔驴技穷。两手空空的进入九冥山,危险系数又更大了几分。

一定要成功啊!

话説回来,这淬体丹是属于二品丹药,想来应该不是很艰难吧。

楚南心中也没有底气,但此刻也只能硬头皮上了!

将所以的材料,按照药方上所记载的分了开,一共只有三十份。

也就是説,楚南只有三十次机会。

而一般的二阶丹药成功的几率大概在五十分之一。而且楚南还从未有过炼制丹药的经验,连一品丹药都没有炼制过。

他是破釜沉舟了。

楚南蹲下拔开炉鼎底部的门阀,淡蓝色的炉火瞬间自燃了起来。

楚南踩动着底部的鼓风扇,微微踩动,那炉火便就更茂盛了几分,淡蓝色的火苗好像毒蛇的信子,疯狂的吐出。

待着药鼎已经被完全加热后,楚南这才拿起第一份材料,先将冰蚕丝放入其中。

炼药除了炉鼎的好坏,机缘和经验也是必不可少的。

第一份材料炼制多长时间,每一分材料加入的其中,和火势的操控,都直接影响着丹药的成功率。

至于炉火,楚南现在是胸有成竹,他最担忧的便是如何控制住每一分材料加入其中的时间差。

楚南手捏了把汗,紧紧的盯着药鼎中,那不断扭曲跳动的冰蚕丝,这些透明的冰蚕丝,经过炉鼎不断的加温,此刻已经开始在渐渐融化。

不知道等了多久,最后这些冰蚕丝,终于都化作一滩好像水一般透明的液体。

看来有一个不错的开端嘛。

楚南当了那么长时间药童,也知道炼丹分为三个步骤,化液,融合、成型。

此刻看这冰蚕丝已经彻底融化成晶莹的液体,不含丝毫杂质。

楚南眼睛一亮,接着慢慢将第二种材料加入其中。

就在他刚放入第二种材料时,此刻,一阵浓郁的药香忽然自药鼎腹中升腾,铺面而来。

糟了!

在闻到这种药香的瞬间,楚南脸色微变,暗道不妙,连忙催促着内力将炉火压制了下去。

云仙道人笔记记载的很是明确,仅仅是第一层化液时,如果就产生药香的话。

那便説明炉火火势过大,将药效过早的炼制出来,这些药香便是药效的流逝。成功的几率会大打折扣。

很多炼药师都会在这上面犯错误,以为药香越浓成功概率越高,殊不知在他高兴的时候,药力早已随着清风飘散。

淡蓝色的炉火,瞬间被压制下去,火势顿时xiǎo了很多。药香也随之逐渐消散。

不过,楚南还是慢上了半步,可能是因为冰蚕丝的药效挥发太多,半个时辰后,第一次炼制时间到。楚南打开药鼎,炉鼎中只有一堆黑灰。

“不要紧,至少自己现在发现这个问题,只要下一次控制好火势,避免药性发挥就好。”楚南捏了捏拳头安慰着自己,深吸一口气。他将药鼎清空打扫干净,又不停歇的开始下一次的炼制。

楚南每炼制一次淬体丹,大概需要半个时辰。三十份药材,也便是十五个时辰。

如此高负荷的炼制十五个时辰,内力和精神力都有很大的消耗。

五个时辰后。

“吗的,又失败了!”楚南咬了咬牙,目光里满是愤怒,手狠狠的拍打在药鼎边缘,受伤青筋暴突。他有些垂头丧气。

自己已经炼制了十份,虽然已经极力的控制,提高注意力。但是每次炼制都会出现一些xiǎo问题,从而导致炼丹失败。

每一次千辛万苦,费尽心血,眼看着就要成功。忽然蹦出来一个xiǎo问题,导致你前功尽弃,所有心血都化作泡影。

谁也无法淡定。

看着第十份黑灰,楚南恨得牙根痒痒,封闭的炼药房在炉火不断加热下,好比桑拿房般,蒸的楚南喘不过气。

再加上他一连十余次失败,楚南此刻心烦意乱。

忽然他又想起云仙道人笔记上的记载:炼丹最重要的便是心境,若是心境不稳定更容易出现错误,自己必须时刻保持淡然心境,这样才有可能成功。

对,刚才自己得失之心太重,情绪波动太大。

方才每失败一次,就少一份材料,让楚南心慌意乱一次,眼见着材料越来越少,而他还没有丝毫头绪,所以才会暴躁。

只要自己不再关心成败的几率,也不关心材料的多少,成败由天定!

楚南想到这里,在炉鼎旁盘腿而坐,深吸一口气,进入了打坐冥想状态。

半个时辰后,楚南才徐徐睁开眼。只是这次,他眼中的愤怒早已消散,目光静如止水。

楚南继续不知疲倦的打开药鼎,开始下一次的炼制。

炉火时大时xiǎo,热气升腾,炙烤的楚南额头上满是密密麻麻的细汗,但他仿若感觉不到一般,全神贯注的盯着炉鼎,观察着其中的变化,稍有异常他便立刻减轻炉火,催动内力。

偶尔,只是等额头上的细汗互相聚在一起,形成汗珠抵在眼睫毛上,楚南才用袖子飞速擦了把脸。

他仿佛感觉不到时间的存在,不关心任何事情,一旦材料缺少,他看也不看便从旁取一副材料投进去。

看着所有材料都化作液体,互相融合汇聚在一起,楚南眼睛微微一亮,心道:看来这第二个阶段是平安度过了。

只剩下第三个阶段。

这些液体顺着凹槽缓缓流动,最后全部都汇聚在药鼎腹中,那一个圆形的坑内。

这时,药鼎中的液体,开始冒出紫色的细xiǎo气泡。

这些气泡不断破裂,从中升起一股股稠密的紫色烟雾。

炉生紫烟,乃是祥兆!

楚南对这个情况一diǎn也不陌生,看到这里,心中一喜。

他知道最关键的时刻来了,这是最后一步丹药成型的阶段。

按照云仙道人笔记和心得记载,丹药炼制时,尤其是这种关键时刻,千万不得急于求成,用外力催促,让它自动凝聚化作丹药。

但是,云仙道人所説的那种成型情况,根本不会有炉生紫烟这种预兆。

这些紫烟不断从气泡中冒出,带着浓浓的药香,飘上空中。

楚南知道这是药性正在极速的挥发,如果不用内力催促的话,这药性恐怕要跑掉大半,就算能够成功,药性也会差许多。

楚南一时犯了难,犹豫不决,不知该是听从云仙道人笔记的,还是听从自己的。他不知道怎样做才是对的。

想了片刻楚南还是做出决定,自言自语的xiǎo声道:“这云仙道人也非圣人,孰能无过,未必料到今日这情景。尽信书不如无书,还是听自己的吧!”

想着,楚南当机立断,立刻催动着内力。

一股股淡蓝色的气流,从楚南的手掌中流窜出,进入炉鼎中,形成保护膜将这滩液体包裹其中。

那些从气泡中冒出的紫烟,被楚南的内力包裹阻止,散发不开,最终全部又浸入液体之中。

就是现在!

楚南眼睛眯起,射出精光。眼疾手快立刻切断内力的输出,将药鼎铜盖轰然盖住,彻底封闭。

一盏茶过后,盘坐冥想的楚南再次站起身,看了看仅剩五份的材料,楚南心里一阵苦笑。

这炼药师果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当的,一眨眼三十分材料就被自己挥霍一空,只剩下寥寥数份。

“一定要成功啊!”楚南激动的捏着拳头,强压住心中的紧张,伸手放在炉鼎上,轻轻将盖子掀开。



宜春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吉林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潮州专业白癜风治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