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心理禁区第二百八十二章溪水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心理禁区 第二百八十二章 溪水

“所以,”陆然抬手指向对面的梁先生,“我现在见到的你,是已经失踪了的,你?”

陆然询问的时候,停顿了一下。

梁先生看到陆然的手势,一下子明白了陆然的困惑之处。

“哦,我已经回来了,回家了。事实上,我失踪的时间没有多久,只有一个晚上加一个早上的时间,我的失踪并没有影响到我的家庭生活。”

“哦?”一个人自称失踪了,却说这件事并没有影响到家庭生活,这个说法,让陆然的好奇心更甚了。

一个晚上,加一个早上的时间,对于一个成年人而言,真的不算是一个多久的时间。

如果去旅游,去加班,或者和朋友约在一起聚会,都有可能花掉一个晚上加一个早上的时间,这个时间就连失踪后去报警,都有可能因为时间没有达到24小时,不予立案。

他怎么就确定自己是失踪了呢?

“你为什么说自己是失踪了,你去做什么了?”陆然直接地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其实吧,我也不知道说失踪准不准确,”梁先生说到这件事的时候,仿佛半个外人一样,自己也有些困惑,“我那几天是出差去了,本来就不在家。我和同事白天谈完了生意,就找了一处旅馆住下了。

可是,第二天天亮以后,我的同事就没有再看见我,他尝试打找我,可是一打,却发现我的就放在旅馆的房间里没有带走。

我的,电脑,文件夹全都还放在房间里,就连钱包也没有带走!

同事等了几个小时还没有见我,他有些慌了,他打了,告诉了我的妻子,妻子说我没有一个人回家。

也是的,我的衣服裤子和外套都还在旅馆的房间里,怎么可能一个人回去呢?机票都还在皮包里。

所有人都慌了。

同事跑下了楼去,找到了旅馆的老板,问他有没有看到我出门,老板有些迷糊,说没有注意,又问老板有没有监控摄像头。老板赶紧翻出旅馆大厅的监控录像。

就这样,我的同事和老板两人在旅馆忙着找我。”

“这些都是后来你的同事告诉你的吧?那你当时到底去哪了呢?”陆然问。

“这就是我说的,我也不确定,不能准确跟你描述的地方了。因为,我根本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怎么从旅馆走出去的。

只是后来从老板找出来的监控录像里,的确看到我走出去了。

可是,具体出去以后,去哪了,却没有更多的录像可以看到。

只是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白天了。

我是被太阳给晒醒的。

我醒来的时候,正在一条小溪的边上,就在溪水上面的大鹅卵石上。

我的衣服有一半都被溪水浸湿了。

还好溪水很浅,否则我可能就顺着水流,被冲到下游去了。

我直起了身子,站了起来,我站在溪水旁,往四周看去。

溪水的两边是高大的树木,我才发现,这里是一大片的树林。

顺着这排树林,和溪水的上游走去,应该就是一座山吧。

我原来是来到了一处山脚下。

我也十分惊讶自己会在这个地方醒过来。

阳光透过树木照射下了下来,在水面上映出了斑驳的光影。

光线照着我的算了一笔账脸,我看了看自己的影子,知道时间应该是正午。

说真的,当时我真的想往山上走去。

我想去看看,这座山,有什么神奇的地方,为什么,我会莫名地在这个地方醒来。

然而,当我想起昨天的事情,我想起我的同事,我们是到这里来谈生意的,睡觉前,我和同事都还在旅馆里。

我也是在旅馆里的床睡下的。

怎么会?

我开始往水流的下游走去,去寻找公路在哪里。

我身上身无分文,还穿着睡衣,只能硬着头皮,朝着可能的方向找去。

好在走了不久,我就走到了马路上,走了一会儿,路边出现了一间简陋的小卖铺。

我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样,赶紧走了进去,老板看到我的这身穿着,奇怪地问我怎么回事,我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只得向他求助,这才给我的妻子打去了。”

“然后呢?”

“我的妻子听后十分慌张,我让她通知了我的同事,同事和旅馆的老板过了一会儿就接我来了。还带了我的衣服来,我这才安全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哦……”陆然听到了这里,还是觉得有点懵。

这事真是奇了,从一个地方睡下去,在另一个地方醒了?

有可能吗?

陆然很快地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为了更加确认自己的猜测,陆然问道:“你真的不记得自己怎么过来的是吗?”

“嗯。”梁先生喝了一口咖啡,停顿了一下,又加了一句道:“我是这么跟其他人说的。”

这个回答再一次出乎了陆然的预料。

什么叫这么跟其他人说的?

“什么意思,那你,究竟是记不记得呢?”

“我想,我还是记得一些的。”说着,他又露出了那种有些无奈的笑容,说:“但是就算我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的,我还是不要说了,就当作我什么都不记得吧,也没有什么区别。”

“你觉得,你说出来,不会有人相信?你何不尝试说给我听听?”

陆然自然是希望梁先生能够把想法完整地告诉自己的,这样有助于他的分析和判断。

当然,陆然也确实是好奇了。

“含有大量的蛋白质对你说?”梁先生看着面前的陆然,想了想今天已经和他说了这么多,再多说一些,似乎也没有关系。说不定,陆然能够相信自己呢?

“好。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事实上,我也不记得整个晚上发每晚20::00生了什么,记不得非常详细的细节,但是,我记得一些片段。”

“没有关系,你可以说说那些,你记得的部分。”陆然鼓励道。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醒来,我想,或许不是第二天早上被太阳晒醒的那一次。而是在夜里。

夜里有一次,我醒了。

我想起在白天的时候,旅店老板曾经和我们说过,在离旅店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山,那座山非常幽静,平时去的人很少。

在那座山里,有一条非常清澈的河水,流速很缓,以前曾经有当地人坐在竹筏,从河水的同时为家人提供医疗保障。上游慢慢地往下游去,也不划水,就这么一路漂流下去。

沿路会看到美丽的风景,在某一处,会经过一个山洞,山洞里,你什么也看不见,但是如果你心里想着一个东西,或许就会看见那个东西,十分的灵验。

我这么回忆着,下一秒,却发现自己已经走在了去往那座山的路上。”(未完待续。)

四川成都癫痫病治疗医院
杭州治妇科哪家医院好
哈尔滨牛皮癣治疗医院